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学连池

《泉之韵》--五大连池市作家协会“冰雪民俗文化”征文选登

更新时间:2017-04-16 09:20:22点击次数:518次

  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虽然阳光不是很耀眼,然而碧空万里,没有一丝流云的晕染,在这春寒料峭的时节便觉珍贵,令人心底渐渐升腾起暖意。环顾北国春日的校园,情景依旧熟悉,心情却蓦地豁然开朗起来,突然产生了四处走走的念头。

 

    从办公室出来径直向北悠然穿过操场,跨过校园的北门,来到学校北面曾经的水泉附近。走在冰封未解的池塘边,四下望去,首先入眼的是一片经冬未发的小树林和干枝花丛,西北面,被残雪覆盖的斑斑驳驳的沟壑土坡也依稀可见。看着眼前满目疮痍的画面,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外一些场景。那是儿时的记忆。

   小时候,这里是很一大片溪泉。最北面有几汪集中的泉眼,周围则分散着一些小的泉眼。泉水从泉眼里日夜不停地奔涌出来,明净清澈,连水底的沙石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,泉水喝着更是格外的清凉沁甜。人们用石头简单地围砌在大泉眼的四周,形成一个方便取水的浅井,泉水便从四壁石块的空隙流出,流成了很多条弯弯曲曲的小溪。不知这样有多久,溪水就这样不知疲倦地日夜奔流着,时而汇聚在一起宽阔舒缓,时而被土坡石块阻隔分成细流高歌猛进,青石、水草与溪水间疏掩映,形成一片纵横交错的溪泉。这里便是孩子们的乐园了。我和伙伴们冬夏都喜欢来这里玩耍。我们最熟悉这里,知道哪里的水草丛里藏着蝌蚪,哪里最容易挖到野菜。

   春天,蒲公英花开的时候满地金黄,像溪石间跳跃的小太阳。我们把采来的蒲公英花插在草枝上面,做成漂亮的花束,小伙伴们拿着花束在溪石间嬉笑玩耍,像一株株奔跑的向日葵。夏天,我们在溪石间踏水,在水草间寻趣,置身于这片溪泉间,炎热和烦躁会一扫而光。即使是在酷暑时节,溪水也不会失却它冰一般的温度。把脚插入溪水中,马上会被刺骨的冰凉惊得拔出来。

    到了冬天,这里就更美了。在冬的寂静中,万物沉沉睡去,唯有这片溪河依然带着浓浓的生命气息日夜不停地欢跃着。氤氤的雾气笼罩在水面上,在沿岸的草木上凝结成一朵朵漂亮的霜花,颇具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的意境。那些嶙峋的乱石被白雪覆盖起来,却又像粗心大意没有藏好,露出头顶的一小片黑岩。我和小伙伴们乐哉乐哉地游走在地势复杂的溪泉间,自然知道哪处可以安心落脚,哪处却是美丽的陷阱。溪水的浅唱低吟应和着我们的笑语欢歌,陪伴我们享受着童年的乐趣。

 

  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这里奢侈漫流的泉水资源渐渐被人们关注和利用起来。人们在溪泉的下游低洼处开掘出几个鱼塘,将泉水引灌进去养鱼。在矿泉水中养殖的鱼,美其名曰“矿泉鱼”,肉质鲜嫩可口,附近的饭店都以这里的鱼为食材制作泉乡特色菜。小鱼制干,大鱼清炖、红烧,还有一些淡水虾,都是餐桌上的美味佳肴。后来随着矿泉经济的品牌化,“矿泉鱼”、“矿泉鹅”、“矿泉鸭”、“矿泉鸡蛋”,以及后来兴起的“矿泉大米”等各种名目的矿泉产品,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逐渐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认可,在市场上成为紧俏的商品,甚至成了远近闻名的农家绿色食品的代言,给泉乡的人民带来了不菲的经济效益。在溪泉的西北方向也先后开发建起了几个矿泉水厂,矿泉水产品一车一车地运出工厂的大门,分销到全国各地。

    起初,当地的人们对“矿泉水”的概念还是陌生的,那些出过远门到过大城市“见过世面”的人得意的告诉大家:“不懂了吧?那叫纯净水!不用任何机器加工,直接装瓶就可以卖了!大城市有的是人买,有的是人抢着喝!”话语中不乏对自己见多识广的炫耀,同时也洋溢着浓浓的自豪感,那是为家乡的泉水而感到骄傲啊!上个世纪末,因为这片溪泉的水质优良,水资源丰富,这里被确定为五大连池市自来水公司水源地。曾经自由飞歌的溪流被自来水公司改造截流,汩汩的泉水绝大部分被收集储存起来,在轰隆隆的机器声响中通过长长的管道,输送到五大连池市区的千家万户中,供给着小城人们的生活用水。

   著名艺术家闫肃老先生曾给五大连池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市歌,“五大连池美,五大连池神,地涌仙池露,山捧聚宝盆……家家户户拧开龙头全是矿泉水,真是四海都难寻,真是四海都难寻……”

    正如歌中所唱,随便拧开哪家的水龙头,泉水便含着笑,带着甜,哗哗地流淌出来,仿佛从未有过长途跋涉的疲累,依然那么清澈明净,依旧是记忆里的甘醇。眼前这片溪泉,由恣意奔流到偃旗息鼓,再也不见往日静美、清韵的容颜,一切的美好都只能存在记忆里了。失落之余,却不难释然:泉水给我的陪伴从未曾远离啊!曾经养育了泉乡几代人的泉眼,如今以她母亲一样博大的胸怀,继续接受更多的索取,奉献更多的柔情,哺育更多的生命,流向更为广阔的天地!